网站首页

 

淘宝 taobao 淘宝导购 淘宝开店 淘宝旺旺 taobao 淘宝网 taobao 淘宝论坛 淘宝社区 金银花苗木 拍拍 拍拍网 QQ拍拍网 帅哥 公交查询 成都公交查询 成都一夜情
中国恩施民族医药网·恩施自治州名医徐习之--

首页>>武陵医苑>>武陵名医>>正文内容

聽聽

武陵名医
武陵名院

电子信箱

 
 
 
 
 
 

恩施自治州名医徐习之

发布时间:2005-9-27 15:32:34 作者:未知 来源:恩施新闻网 阅读:

  字崇学,自号羽白山人,湖北建始。生于1901年,卒于1982年。徐老先生行医60多年,从1965年起应诊于恩施州人民医院(原恩施地区人民医院),任中医师。在本院的20多年里,他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文革"前,多次被评为劳动模范。在业务上,他勤于钻研古典医籍,勇于探索救人之道,善于总结临床经验,著有《徐习之临床经验辑》一书。他通晓临床各科,尤长于小儿科,一生历凶险痼疾无数,莫不效如桴鼓,深得患者爱戴,成为鄂西一代名医。有痛悼徐老的挽联为证:
  善辨证 善论治 济世活人
  医术高 医德美 名传遐迩

立志学医
  徐习之外祖父一家行医,几们舅父在乡间均小有名气。徐习之7岁时,捉蟋蟀不慎摔伤,不敢告诉父母。长于伤科的五舅父来家做客,发现外甥走路腿脚不利,将其叫到跟前检查,见小孩左脚发红肿大,系骨折所致,便急敷以药膏,半小时后肿消痛减,不久便愈。此次受伤治疗过程,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时对五舅父的医术既感到神秘莫侧,又十分仰慕。父母为了让徐习之感谢五舅父,就要他拜五舅父为师,五舅父也喜欢徐习之的聪明伶俐,每遇求医者,五舅父总是把他叫到身边,研墨调笔,并且不管他听不听得懂,都给他讲病人的病情。他也由开始的神秘仰慕,到渐渐地对医学发生了兴趣,不时地问这问那,五舅父见他喜欢医学,便也有心将医术传给他,但五舅父由于封建思想作怪,为了考验外甥对他是否忠诚,在一次喝酒时,将舌头放在酒里,并吐了一些唾液后,要徐习之喝下去,徐习之因亲眼看了,也不知是考验他,就不愿意喝这杯洒,这下可把五舅父得罪了,自此舅父不再理他。由于五舅父的弃教,徐习之感到很委屈,便暗暗下决心:东方不亮西方亮.只要我立志学医,总会有人教的,年龄稍大一点后,他看到六舅父黄德华在内儿科方面颇有造诣,其声望还在五舅父之上,他就经常跑去请教,六舅父找一些医学书籍教他,见其对医学有志趣,建议他在读书时兼看些医学理论书籍,并嘱咐他学医的关键是要先把文化基础打好。六舅父有疑难病时,也经常把他叫去,要他把书上的
  东西与实际对照一下。几年后,徐习之已读(内经》、《伤寒论》等古书,并初通脉理。在17岁那年停学后,做了两年生意,因不善经营,结果连老本也赔了进去。后来找不到事干,就去一家私塾教书,并正式拜黄德华先生为师,在教书之余,随黄先生看些病。由于他勤奋好学,且得名师指点,又善理论联系实际,渐渐地找他看病的人也多起来了。
悬壶业州
  三十年代,黑暗的旧中国民不聊生。业州镇内镇外,广大民众贫困交加,特别是遇到瘟疫流行时,病人拿不出钱看病,加上缺医少药,好多人被病魔夺去了生命。镇上曾一度痢疾流行,徐老用土方土法及中药"白头翁汤"、"葛根岑连汤"等救治了不少人,他的声望越来越高。到抗战前夕,由子他看病多了,经常影响他教书,他不但没有收过诊金,还要烟茶款待,有时甚至还要留病人吃饭,他想不如干脆弃教从医,一方面方便病人,另一方面也好维持生计。此时,恰逢民间医生谢承铭来家种牛痘,两人谈天,说起苦衷时,谢承铭劝他开个药店,他当即表示赞同。两人一筹划,又约了徐寿柏、何钦若等人,各出了一部分股金,于1937年10月合伙在业州镇东街开了个"春永药店",正式挂牌行医,直到1939年才因故散伙。但徐习之名声在外,看病的人仍天天不断。他只好子1940年独自一人在业州营盘街口开了个"寿世堂药店",一直到解放后的1952年。
  解放后,徐习之积极响应党中央"组织起来"的号召,与其他药店一起组成"建始县中医联合诊质"(即建始中医院的前身),任负责人。在诊所期间,他以治病救人为己任,把自己所学的知识和本领都奉献给患者,多次受到有关部门的表彰,在业州镇群众中至今仍流传着他的许多妙手回春的故事。为了更好地
  发挥他的特长,党和政府于1956年将他调到恩施专署人民医院。从此以后,徐习之为鄂西的中医建设和广大患者的健康倾注了他后半生的心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妙手回春
  那还是徐老先生开"春永药店"前的事,内侄孙友权患病瘫痪已两年有余了,屡经当地名医诊治无效,且病情日渐沉重。时逢徐习之路过孙家,孙家知道这位姑爷颇懂医道,但毕竟是教书先生,也不好请他看病。徐习之见内侄躺在床上,枯瘦如柴,下肢萎缩僵硬,已是奄奄一息了,便主动察看前医的处方.也不顺褥疮的恶臭,仔细检查了病情。他发现前医均以"风症"论治,但此实为湿热所致,痿症是也。经云:"治痰独取阳明",祛阳明湿热,是其大法,便施以"三妙散"加减治之,配以健步虎潜丸调理,经治月余,孙友权竞然站起来了,一时间邻居弃走相告,成为业州镇一件新闻。
事也凑巧,四十多年后又有一个类似的病人,在徐老先生的精心治疗下,又获得了第二次生命。
  患儿鄢辉敏,女,十二岁,学生,于1977年9月7日入院,住院号4859,患儿于一月前发烧、头痛、呕吐,住宣恩县医院,诊断为"乙脑",经治疗不见好转,且出现表情迟钝、视力减退、言语不清、手足颤抖不能握物、两下肢痿软不能独步而转恩施地区人民医院儿科。人院后,西医诊断:1、脑膜炎后遗症;2、脑脉管炎。经用抗菌素、激素治疗,体温下降,余症朱见好转,儿科告病重,邀请徐老会诊。徐老见患者两眼无神,神气倦怠,手足肢端无意识掣动,下肢痿软.不受意识支配,形同木乃伊。查舌质红,苔薄白,脉细数,徐老认为:此属热病之后,气液两虚,宗筋失养,湿热滞留,西药抗菌素组有抗菌消炎之功,而无祛湿除痿之力,故只见热退.而不见病减,乃拟滋阳明而润宗筋为法:仿人参白虎汤合四妙丸加减。
  服药十二剂后,四肢举动减轻,但下肢活动欠灵活,行走不稳。仍宗上方加二至丸及木瓜等益胃养阴、舒筋活络之品,守方十剂。经治月余,患儿已独步来诊,诸证若失,遂告病愈。为了表达对徐老的感激之情和赞誉徐老的高超医术,患儿一家专程从宜恩送来锦旗一面,上书"妙手回春"四个大字。
  其实,在徐老的行医生涯中,妙启沉疴,何止此几例?对于小儿高烧惊厥、滞痢阳脱等险症,无不得心应手,不知从死亡线上救活了多少人。且往往都是在经数医、用遍药,眼看无望的情况下,经徐老或推拿,或灯火,或汤药等法施治,始得起死复生。徐老的医术得到了社会的赞誉。党和政府在1960年授予他"名老中医"的称号,在生活困难时期,给他颁发了高级知识分子享受的"优待证"。对于这一点,徐老感触很深,他说:"旧社会,政府当局从不过问卫生事业,新社会,党和政府十分关心我们,处处受到人民的尊重。"

知足常乐
  当有的人凭着自己的一点本事,或党培养的一点知识,向党和人民讨价还价,甚至抱怨这也不如意,那也不满足的时候,徐老却抱着"知足者常乐"的信条,默默地奉献。他把党的关怀当作工作中的动力,而对自己的困难、苦衷却只字不提。多年来,徐老一直居住在阴暗潮湿的房子里,老伴已经得了严重的风湿病,按理说,要求领导给调换一下房子是不过分的,但徐老却不声不响,当儿女们抱怨他时,他却说:"院长就住在隔壁,他住得,我为什么住不得呢?"徐老在这间房子里住了十多年,一直到逝世前一个多月才分到新房子,但徐老还未来得及去看一下,就病重住院了。
  那时,徐老在医院的工资虽然是最高之一,但因家里吃闲饭的人也多,经济上比较拮据,要按当时社会上"吃得开"的几种人的说法,徐老是最吃得开的,他手里有处方权而且威望很高,只要一张口可以说要什么有什么,但徐老却从不把自己的知识当 作交易,相反他认为向病人索取东西是最可耻的。有人劝他,给闲在家里的儿子(反右时,被错划为右派)找个事做,也好补贴一点,并且愿意帮忙,他也婉言谢绝了。
  他的小女儿在职称晋升考试时,有的是他的好友,有的是他的徒弟,只要他说一声,人家也得看他的面子,照顾一下。当女儿哭着要他去说一声时,他坚决不去,他说要凭本事,如果差几分的都去说情,怎么得了!没有办法,女儿只好作罢。
  对自己的职称他也从不计较。在1981年评职称时,组织上在档案里没有查到他的有关证书,也就没有给他呈报,其实,他在1953年就获得了省卫生厅颁发的"中医师"证书,报副主任医师都可以免试,儿女们劝他去找组织,他却说:"组织会安排的。"后来又因机会错过,不能补报时,他又说:"没什么,不曾什么职称都要看病。"就这样,到逝世时,徐老先生仍然是"中医师"的头衔。

诲人不倦
  徐老不仅自己勤奋好学,而且还经常耐心指导学生,每当茶余饭后谈起医学时,他都不免要发表他的感慨。他对祖国医学的密情太深了。他希望中医事业后继有人,他希望祖国医学发扬光大。一些西医学中医的同志,对中医理论感到不可思议,但对其治疗效果又无法否认时,徐老往往要花比带中医学生十几倍的气力来向他们作解释,使他们最终从心里信服中医理论。
  一次,一位西学中的主治医师,向徐老提问说:肺为什么与大肠相表里,而不与小肠相表里?徐老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找来一位患者,要该医生自己询向病史,检查病人。病人主耍反应是咳嗽、大便秘结,徐老就讲,咳嗽引起大便秘结,就是因为肺与大肠互相影响的结果所致。接着拟出一张处方,处方上只见一派泻火止咳,并无润肠通便之药,问何故?答日:此因肺与大肠相表里,肺火清,大便自通。病人依法服用,三日后复诊,果然咳止便通。就这样,徐老用事实说明了中医理论的问题,使该医生心悦诚服。
  对于从事中医专业的年轻同志,徐老的思想也很解放。他不但要求年轻人把基础打牢,还指出要学习一些现代医学墓础知识,才能跟上时代的发展。他自己碰到不懂的化验单,总是不耻下问,从来不不懂装懂。同时,他认为年轻的医生树立良好的医德医风至关重要。在进行这方面教育时,他不搞空洞说教,而是以身作则。有一个刚从某中医学院毕业的医生,到科室后有点目空一切,上门诊时也是高谈阔论,经常给病人下保证,徐老觉得这样下去会影响该同志的进步,于是.他将这位同志安排在自己一个诊断桌,一同给病人着病,每有病人就诊,他总是以商量的口气同这位医生一起会诊,拟方。在病人面前也从不下保证,而是讲服药后可能出现些什么情况,病人服药见效时,徐老也不从喜形于色.是讲前医的功劳。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徐老那么大年纪,尚且如此谦盛,何况初出校门的学生呢?年轻医生终于认识到自己的缺点,真心实意地拜徐老为师了。

医德长留
  徐老先生的名望不仅仅是他的医术高超,更主要的是他的医德高,对同道贤者为师,愚者为友,从来不抬高自己,贬低别人;对病人凡妇孺老幼、干部农民都一视同仁,尤其对于小儿更是偏爱。每有小儿就诊哭闹时,他就用自己的一把白色的长胡须去逗,有的小儿觉得挺有意思,往往抓住胡须玩,他也任其摆布。就这样,在小儿的玩耍中,徐老已把小儿的舌苔、指纹都看了,再哭再闹的小儿,在徐老的爱抚下,也变得格外听话。
  在徐老的晚年,院领导为了照顾他的身体,规定他愿意上班就上班,上班每天也只上两小时,但徐老只要身体支持得住总是要在上午八点,就来到诊断窒,排着长队等候徐老的病人,见徐老上班,病都轻了几分。徐老一坐就是三四个小时,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有时甚至看到下午一点多还看不完,科室的同志劝他吃饭,休息后明天再看,他总是说:"病人这么信任我,他们老远跑来,也空着肚子,我走了,他们明天还得排队,多不好。"有的年轻医生为了让徐老看快点,好早点休息,就尽量先把病历写好,把方子也拟好,等徐老过目一下就行了,但徐老看了后仍要详细询问病情,察色按脉,看是否处理得当,对的,充分肯定,不对的就提笔改动几处。等病人走后,才讲出子午寅卯来,使学生既不失面子,又能在实践中得到提高,同时受到良好的派德医风熏陶。看到徐老在耄耋之年,仍心里唯有患者的高贵品德年轻医生都暗暗地下决心要像徐老那样全心全意为病人去工作。
  徐老在晚年,哮喘病比较重,一到冬天就发作得厉害,经常卧床不起,但凡求医者,总是来者不拒。有时儿女们怕徐老看病过多,影响他的休息,就出去挡驾,徐老知道后,总要把儿女们严肃批评一顿。1982年初,徐老病重住院了。在住院期间,他还参加科室会诊、有请教他的问题,他都一一解答,在生命垂危、输上氧气后,他心里还想着别人的病情。一天,有位妇女抱着病重的孩子,想找徐老帮忙看一下。当她在病房门口看到徐老先生这般模样时,就不好意思开口了。徐老发现后,问她有什么事,这位妇女只好改口说:"没有什么事,来看看您老人家。"由于徐老对小儿有特殊感情,就叫妇女把小儿抱去他着看,一看小儿满面通红,一摸烧得发烫,徐老责怪孩子的母亲说:孩子病成这样,为什么不去看?这位妇女说:小儿烧已五六天了,青链霉索都用过了,总不退烧,本来想找您看看,但您自己也病成这个样子,才没说。徐老吃力地侧着身子,为小儿看了看指纹,当检查完毕后,徐老已是满面虚汗,喘不过气来。徐老诊断该小儿为痰热壅肺(小儿肺炎〕,已到了危险阶段,他赶紧口述,让旁边的医生记录,为小儿开了处方,叫患儿母亲快去拿药。当他将这个患儿处理完毕后,已精疲力尽,不能动弹了。孩子妈妈见徐老这种忘我精神,已感动得泣不成声了,她默默地为徐老祝福,祝他早日恢复健康。她轻轻地为徐老盖好被子,抱着孩子依依不舍地向徐老告别。但想不到这竟成了他们的永别。孩子得救了,但无情的病魔却在1982年3月23日12时35分夺走了徐老的生命。就这样,徐老在生命的最后日子,看完了他最后一个病人。徐老去了,他带着欣慰去了,他看到了打倒"四人帮"后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出现的兴盛局面,自己在"文革"中虽然受了些委屈,但党实事求是地为自己查清问题,作了正确的结论,他看到和感到了党的伟大,看到了医学事业的发展,看到了祖国医学事业后继有人。他希望的是祖国更加强大.祖国医学更加光彩夺目;他留恋的是社会主义新生活……
  徐老的英名将载入鄂西医学史册!
  徐老的医德医风将流芳百世!
                                       〔莫益增整理〕

 

[相关内容]

恩施自治州名医曾吉堂
恩施自治州名医赵昌基
向国鼎
赖文安
田华咏
潘永华

 

 

网站首页 网站首页 在线留言 在线留言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恩施自治州道地药材民间医药开发研究所

鄂ICP备05025620号


 

通信地址:湖北省恩施市舞阳大街四巷61号
邮政编码:445000
联系电话:13235449717
网站信箱:
info@e-fm.com.cn ywzh321@163.com